第25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一秒记住【通河小说网 www.tonghe23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时街上已经黑漆漆一片,打更的更夫慢悠悠的走着,每过一条街道就敲上几锣,喊上几句。黑影从眼前闪过,扬起更夫额前一缕头发,更夫揉了揉眼睛,刚才好像有人飞过去,是他眼花了吧,这京城脚下的夜晚什么都可能发生,摇摇头更夫继续敲几下锣,不管发生什么都和他这个敲更的小人物无关。

    卫景阳跟在韩锐身后,他的轻功没有韩锐好,因此这会儿能跟上,肯定是他的师兄放慢了速度。短短一刻钟卫景阳他们就来到卫府高墙外,韩锐轻轻一跃直接上了墙头,卫景阳却还没有这么一口气上去的能力,脚尖在墙壁上一点也落在韩锐身边。

    韩锐转头看向身边的少年低声道:“我对卫府并不熟悉,接下来我就跟在你身后,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我给你压阵。”

    卫景阳听到韩锐的话后点点头,在平息了一下略显急促的气息,卫景阳这辈子还没有这样三更半夜疾驰过。卫景阳带着韩锐快速靠近卫老太太居住的院子,院子中静悄悄的,丫鬟仆人都已经入睡,守在暗处的几个壮实仆人也是昏昏欲睡,根本没有人察觉到为景阳和韩锐的到来。

    两人连门都没有走,直接从半开的窗户进入屋内,屏风后面卫老太太睡得并不安眠,眉头皱的老高,这些天因为陈家和卫景阳做的事情,已经让卫老太太气的食不下咽睡不安寝。若是卫老太太能够预知这一刻发生的事情,必定会直接把卫景阳和卫雪函两姐弟给弄死,也不至于落到如今儿子差事被躲,娘家因为赔偿巨额银钱日子无比艰难。

    卫景阳在老太太脸上拍了拍,当老太太至于被惊醒后,尖叫出声前,卫景阳伸手一点,任由卫老太太如何长大嘴巴,也没有发出一点意思,显然是被卫景阳点了哑穴。

    韩锐站在少年身后,看着少年拉过一把椅子坐在老太太床前,卫景阳看向面露恐惧的卫老太太露出恶意的笑容道:“老太太你们卫家这些年用的吃的喝的全都是我娘亲的,居然能够一点不感激,甚至任由你那外甥女践踏我们。原本我还只是想让你们受受苦,却并没有想要赶尽杀绝,可是宁不该啊,不该算计我姐姐,居然敢把我姐姐嫁给人做妾,这样的好事还是留给二姐吧,你们都怎么疼她,想必也希望她能够做个皇子妃不是,即使侧妃那也是妃,能够让你们卫家光耀门楣不是。”

    卫景阳说完心里的话,这才满意的看着卫老太太把那双已经昏花的眼睛瞪的老大,继续笑道:“您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杀你的,你得好好活着,好好的看着我那二姐嫁给皇子,看着他们过上好日子不是。”

    卫景阳说完就转头看向韩锐,虽然他也能够使用精神力暗示,让老太太以为自己风瘫掉,不能说话也不能动。但是韩锐有更好的办法,是直接真的让人风瘫掉,一个老太太睡一晚上风瘫掉非常正常,毕竟年纪大了。

    韩锐的手在老太太身上点了几下,一丝丝内力顺着老太太已经干枯的筋脉冲向老太太的头部神经,卫老太太身体一颤。韩锐之后解开;老太太身上的穴道。在卫景阳的注视下,卫老太太嘴角歪了,除了瞪着卫景阳发怒,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音节外,连想抬手都做不到,外人再也无法明白这老太太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此时的卫老太太唯一能够自由控制的大约就是眼皮子和眼珠了

    两人在卫老太太瞪视下从容离开,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不脱之处。卫今天带着韩锐七拐八弯很快就来到他二姐的院子,卫老太太送了这么一份大礼给他姐姐。卫景阳就只能对卫老太太最宠爱的二姐身上找回来了,老太太不是想要送他姐姐去做二皇子的侧妃吗,那他一点也不介意把这荣宠送给二姐,也许二姐心里高兴都来不及,毕竟是皇子侧妃,那那里是一般的妾能够比的。

    卫景阳闪身进了屋内,看着床上躺着的艳丽女子,这就是他的二姐,在他姐姐担惊受怕的时候,他的二姐却睡得极香甜。卫景阳伸手捂住他二姐的嘴,不过几息时间,他二姐卫雪眉就挣扎着醒来,当发觉被人捂住嘴巴的时候,卫雪眉眼睛瞪的老大,卫景阳都怕他一不小心把眼睁睁瞪掉出来。

    不过此时卫景阳脸上蒙着黑巾,卫雪眉根本认不出卫景阳来,韩锐这次并守着卫景阳,卫雪眉是个女人,韩锐就靠着窗户边上,静静的等着卫景阳出来。

    毕竟他是个男人,去一个老太太房间里倒是没有什么,也不可能败坏了他自己的名声,不会给人留下遐想。但是这卫雪眉就不一样,正是美丽绽放的时间,不知道为什么,韩锐一点也不想让卫景阳看到他半夜跑去一个姑娘的闺房中,即使跟着阳阳身后。

    至于卫景阳,不说他们是姐弟,就说卫景阳如今的小身板,韩锐也完全不用担心这小子会搞出什么事情来,实在的那小家伙如今还处在心有余力不足的状态中。

    卫景阳并不准备让卫雪眉发觉他的身份,现在他要留着这个女人,虽然他的催眠对已一个普通女人来说,应该不可能出意外,但是这个世界和原来的不一样,若是被那个奇人异事解开,若是他身份败露,总会给他带来麻烦,所以暗中给卫雪眉催眠是最好的办法。

    在卫雪眉快因为窒息死亡的时候,卫景阳松开手,眼睛看向卫雪眉,瞬间卫雪眉就被那犹如星空般的漩涡给吞灭,卫景阳露出一个笑容,打了一个响指才道:“卫雪眉你很爱二皇子,非君不嫁,明天你就会和二皇子在宫门口撞见,记住你们两个才是真爱。好了,现在闭上眼睛乖乖睡觉,养足了精神才能和二皇子见面不是。”

    说完这些卫景阳打了个响指,卫雪眉却并没有醒过来,而是皱了一下眉头,很快再次进入梦乡,似乎梦到了什么极好的事情,嘴角都带着甜甜的微笑。

    卫景阳在卫雪眉床前站了一会儿,感觉他今天做的事情挺痛快,这才收拾一下心情跃出窗外,转头就看到月光下韩锐双手抱胸靠着窗边的墙壁上。在卫景阳出来的时候,韩锐看向脸上带着笑容的少年说道:“好了,我们走吧,二皇子府可没有空壳的卫府好进,那可是硬仗。”

    卫景阳看向韩锐嘴上露出甜甜的笑容轻声道:“有师兄在,相信就是进皇宫也是不成问题,师兄最厉害不是吗?”

    韩锐听到少年的话,伸手就在少年的脑袋上拍了一下,无奈道:“少拍马屁,这样的事情就此一次,下不为例。我不想你在实力不够前,就被人注意到,那样会很危险。”毕竟那样的能力实在太危险了,若是少年在强一些,完全可以蛊惑人心,但凡控制人心的能量历来都被上位者忌惮。

    卫今天乖巧的点点头道:“师兄怎么现在就去二皇子府吧,我有些迫不及待了,不然天就快亮了,这时候已经是一更天了,他们还有一个多时辰,到达三更天后,天色就会蒙蒙亮,不利于他们影藏行迹。

    和韩锐想象的一样,二皇子府不但有明面上的侍卫,还有在暗处的暗卫,好在有韩锐这个武功一流的高人。韩锐怕卫景阳轻功不够好被人发现,所以这次进了二皇子府,韩锐就伸手抱过少年,直接抱着少年用他最快的轻功,犹如一阵微风一般,掠过复杂的地形,不过几十息他们就来到二皇子的寝室屋顶。

    韩锐把卫景阳放下,伸手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在卫景阳点头后,韩锐小心的移开一块瓦片,二皇子的寝室中亮着一盏灯,因为已经深夜,二皇子和皇子妃都已经睡下,一个小丫头此时正在床榻下缩着打瞌睡。

    韩锐放下瓦片,身子犹如鬼魅一般瞬间消失,卫景阳眨巴了几下眼睛,他发觉现在的他虽然学会了轻功,但是和师兄比起来,那可真是小巫见大巫。师兄的轻功在黑夜里行迹都找不着一点,而他速度慢不说,还可能会因为一个控制不好就弄出些响动,卫景阳在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比师兄强才行。

    在二皇子寝室周围转了一圈,韩锐点了这些暗卫侍卫的穴道,这才跃到屋顶,带着安静等待的少年下到院子中道:“走吧,都已经被点穴了,你有一刻钟的时间,之后我们就要回去。”

    韩锐说完就带着卫景阳再次走了窗户,他感觉自己的疯了,居然真陪着卫景阳做这样胡闹的事情。不过想到少年因为心情好而翘起的嘴角,韩锐最终还是无奈的纵容了,这些人算计阳阳就该付出代价,韩锐和卫景阳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明白这孩子心性极好,只有被惹到了才会反击。何况除了卫老太太受到了一些惩罚,阳阳却并未伤害卫雪眉和二皇子,只不过是给两人牵了红线而已。

    卫景阳没有想到这次韩锐会跟着他进来,刚才去二姐那里的时候韩锐就避开了,他却不知道韩锐是担心他对付不了二皇子。能够成为拔尖的皇子,二皇子就不是个心性软弱的人,所以韩锐还是怕卫景阳催眠不了二皇子,所以若是不成功,韩锐说不得就得采取些措施,总之他会护着身边的少年,绝对不会再让阳阳受到任何的伤害。

    在韩锐戒备中,卫景阳用同样的办法催眠了二皇子子,当然这次卫景阳还是先点了二皇子的穴道,毕竟作为皇子大都经历过许多事情,防备心都极强,所以点穴是必须的,在对方因为窒息快喘不过气候,卫景阳直接催眠了二皇子,看着眼露出迷茫的二皇子,卫景阳才放松身体也拿掉捂住二皇子的嘴鼻的手。

    告诉对方要看上卫侯府二小姐卫雪眉的容貌,明天他们会在皇宫门口相遇,然后自然是二皇子会娶卫雪眉做侧妃。说完这些卫景阳朝着韩锐挥了一下手,韩锐自然明白卫景阳这是完事了,抱起少年犹如风一般消失在原地,快速的朝着瑞王府掠去。

    回到院子,卫景阳心情极好,他在院子里转了几圈,完全没有去睡觉休息的意思。韩锐看着有些兴1奋的少年开口道:“赶紧去睡觉,也不看看是什么时辰了,明天一早还要起来练字学画,我明天有空,会亲自教你的。”

    卫景阳听到韩锐的话后立刻撒娇道:“师兄你就不能放我一天假吗?自从我遇到师兄后,就再也没有出去玩耍过,天天不是练功就是练字,明天是好日子,有好戏看,就不能让我休息一天,让我开心开心啊!”

    韩锐听着少年拉着长长的尾音,顿时被气乐了,没好气的开口道:“今天师兄都陪你做了那等事情,你还想要休息,乖乖去睡觉,明天早上的布置的功课还是不能免掉,明天下午的体能和拳脚训练倒是可以减半,到时候你可以去陪姐姐说说话,其他消息想必安浩会等不及来告诉你。”

    卫景阳听到韩锐前面说的明显情绪低落,但是听到韩锐说下午的训练可以减半的时候,他就能够空出一个多时辰,绝对够他听安浩说好戏了。这一刻尽管卫景阳依然情绪亢1奋,不过却也听韩锐的乖乖去房间睡觉。

    卫景阳自从来到瑞王府后,就一直和韩锐住一个院子,他睡的那间卧室是侧室,房间没有韩锐的大,但是布置的也极为雅致。整块紫檀木雕刻的枕头被卫今天推倒一边,手里抱着软枕,鼻尖闻着紫檀的香气,想着今天韩锐帮他做的事情,疲惫了一天的卫景阳不知不觉就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瑞王妃就给卫景阳带来了好消息,原来瑞王居然接到安浩哥哥安成的信件,信件中请求瑞王妃帮他弟弟相看人家,同时安成也是回京请封爵位的。以前他们兄弟年纪小,皇上也念安平侯爷忠心耿耿,压着安家其他人请封爵位,把爵位留给平阳侯爷的两个儿子。

    安浩当天中午知道他大哥要回京城后,心里特别高兴,兴奋的在院子里乱窜,直搓着手心情非常紧张。毕竟他曾经发下豪言壮语说要等到成为将军后在成家,如今他不过是个副将,也不知道大哥会不会取笑他。

    卫景阳揉着有些发酸的手臂,如今他已经可以自如的写着毛笔字,但是若说到画画,卫景阳就歇菜了,那在宣纸上晕开的墨水,看着就是一团的不规则乌黑,那里是一副画。卫景阳怎么都没有想到,韩锐这个武将居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但画的一手好画,就连他这个不太懂音乐的人也觉得韩锐弹的极为动听。

    卫景阳唯一能够拿的出手的就是棋了,在韩锐教他下棋后,卫景阳又从师伯那边要了几本棋谱,自己拿着黑白棋子对着下,很快就掌握了其中的一些技巧,加上卫景阳过目不忘,每次下过一盘就能够进步很多,这是韩锐对卫景阳除了武功外,唯一比较满意的一项了。

    下午卫景阳陪了他姐姐大半个小时,两人说了不少的话,卫景阳这次终于询问他姐姐对安浩的看法,看到他姐姐左顾右言,脸蛋红扑扑的,卫景阳心里就明白,他姐姐肯定是喜欢安浩的。虽然如今卫家没落配不上平阳侯府的嫡次子,但是卫景阳相信不用过几年,他就能成为姐姐最坚强的后盾,也不会让平阳侯府的人小瞧了他姐姐。

    卫景阳不想让姐姐知道二皇子和卫雪眉那些事情,至于卫老太太的事情,他一点也不想污了姐姐的耳朵,他姐姐只要快快乐乐的就成。看着姐姐准备午间小息,卫景阳这才离开,刚跨进院门,卫景阳就看到安浩正坐在凉亭的石凳上滔滔不绝,边上坐着季杰和安成,他家师兄正靠在凉亭的矮踏上翻着一本书看,样子慵懒潇洒若他是女子,一定会被他家师兄吸引。

    安浩是第一个发现卫景阳回来的,立刻叫道:“阳阳你快过来,我今天听到了一个消息,你知道了一定会高兴。”

    卫景阳心里有些底,等到他走到凉亭坐下,果然安浩就开始喋喋不休的开口说起来,原来卫老太太疯瘫在床,卫侯爷厚着脸皮带着一双儿女拦住出宫的太医。可是他现在失势,虽然还有爵位,却也名存实亡,又得罪了陈家和瑞王府的少将军,所以没有人会傻乎乎的愿意帮助卫侯爷,任由卫侯爷说破嘴皮承诺多少银子都没有太医愿意去。

    还是二皇子仁德,在得知卫老太太中风,于是指了一个太医过去给卫老太太诊治。甚至有些热心过头跟着卫侯爷一路去了卫府,不但询问了卫侯爷的事情,还询问了一些卫雪眉的事情。至于卫雪眉那个少女不怀春,二皇子英俊儒雅,是个难得的温和性子,其实就算卫景阳不去给卫雪眉催眠,卫雪眉也能够陷进去。

    之后就传出二皇子带着卫雪眉一起去了二皇子府,而且当时也有卫家仆人传出,二皇子非常喜爱卫府二小姐,说不得这二小姐就能够一朝麻雀变凤凰,成为二皇子的侧妃。

    卫景阳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经过他昨天的暗示,二皇子肯定是要娶卫雪眉,到时候有了二皇子的撑腰,那二皇子妃的日子肯定不会太好过,对于一个敢动自己姐姐的人,卫景阳绝对不会放过,恶人只有恶人磨,相信未来的二皇子府会很热闹。

    过了两天二皇子要娶侧妃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卫景阳嘴角弯弯的心情非常不错,此时相信卫老太太一定心肝都疼了,外甥女做了妾,这疼爱的孙女如今也去做了妾,也算是圆满了吧。韩锐上朝回来,就看到少年提着毛笔站在那里傻笑,那乌黑的墨汁一滴一滴掉落在宣纸上,一张价格高昂的宣纸就被阳阳给浪费了。

    韩锐走动的声音终于拉回走神的少年,卫景阳放下手里的毛笔说道:“今天这么早就散朝了。”

    韩锐点点头道:“今天朝臣没有什么事情奏报自然散朝早,对了阳阳你准备一下,明天就是皇上决定狩猎的日子,前些时间皇上有提到让你一起去,你到时候要跟在我身边,皇上出宫总会牵扯出许多事情,你可给我当心着点,我不希望你受伤的。”

    韩瑞自己倒是无所谓,他毕竟武功高强,一般人还真伤不了他,但是阳阳如今天天跟着他,说不定就会受到他牵连,别人动不了他难保不会打起阳阳的注意。韩锐又开口道:“阳阳你把师叔送给你的金丝软甲穿在衣服里,软剑也带上,不到危险时刻不能把软剑露出来知道吗。若是真遇到什么事情,你尽管躲在我身后就是,我会保护好你的。”

    卫景阳听了以后开口询问道:“师兄我知道了,那我今天还要泡药液吗,已经泡了好几天了,我感觉内力深厚了一些,连带着力气都大了许多,去了外面怎么办?”

    韩锐点点头道:“咱们去西山行宫,到时候可能要在那边居住几天,你自然是要泡药液的,断了不好,只要带着药和换洗的衣服就成了。”

    卫景阳听了以后点点头,跑去准备了,能够出去放放风真的很好,自从那件事情后,韩锐就不让他出门了。期间只有舅舅过来看过他,还给他和姐姐带来不少东西,都是外祖母准备的,卫景阳也趁着这个时候告诉他舅舅,瑞王妃和他姐姐很投缘,想要收他姐姐做干女儿的事情。

    陈毅对于上次发生的事情感到非常愧疚,他把府中的人清理了一遍,那二皇子妃什么时候不来,偏偏那个时候过来还碰到了雪函,在他们都出府没有人能够做主的时候,居然强硬的把雪函带走。这让陈毅怒不可遏,特地找了几个人参了二皇子妃娘家父兄,直到二皇子要娶卫雪眉为侧妃,才让陈毅心里高兴,就让二皇子妃和那卫家的狗咬狗去。

    第二天一早卫景阳还在睡梦中,就被韩锐拉拔起来,梳洗过后韩锐匆匆给正在长个的小子投喂了些食物,才算让少年清醒过来,坐在一匹温和的母马上跟着他朝着宫门赶去。虽然皇上会更晚一些,但是作为臣子,总高早些等着,不然因为这个被言官惦记上就不好,那些人是最难以对付的,谁惹上谁倒霉。

    随着卫景阳的靠近,他看到周围有不少的官员侯爷也带着子孙也在等着圣驾。那些人在韩锐靠近后,发现后面还跟着个少年,并不是仆人的打扮,也不像卫景阳,很快他们就想到,这少年很可能就是最近韩少将军极为宠爱的师弟。

    很多人听说卫景阳和韩锐两人吃住都是一起,大家都知道卫景阳胖的像头猪,样子丑陋的不行。而现在跟在韩锐身边的少年却并不像卫景阳,这才多长时间,韩少将军就不在喜欢卫景阳了不成,不过也难怪,就卫景阳的这样的,也许韩少会玩玩,怎么可能长久,这次韩少带出来的师弟看着就很不错,难怪会直接把那蠢笨的卫景阳给取代了。

    很多人都想不明白韩锐为什么会喜欢卫景阳,那卫景阳不但样子丑陋,名声更加的不好,好吃懒做,大字都不认识几个,作为一个侯爷的嫡子,十二岁了竟然都不去学院读书,简直丢人丢大发了,也难怪卫侯爷从来都不带卫景阳出去,像韩少将军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真心喜欢那卫景阳。

    卫景阳乖巧的跟在韩锐身后,听到周围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其中很多话语极为不堪,甚至有人还说韩锐重口味,不然怎么会瞧上卫景阳这样丑陋的人。

    不过按照现在看来卫景阳是失宠了,前段时间韩少将军可是为了卫景阳,对卫家做了一系列的打击。如今韩少带在身边的人瞧着却并不是卫景阳,应该就是最近极受韩少宠爱的师弟。

    韩少这师弟极少在人前露面,京中不少人知道有这么个人,大家却都没有见过,就是因为韩少把人保护的滴水不漏,今天却是舍得把人给带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