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河小说网 > 黄昏的第一章 > 第六十九章 离开

第六十九章 离开

作者:拿小刀的人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夜的命名术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银狐

一秒记住【通河小说网 www.tonghe23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都佛爷的尸体并沒有出现正常尸体该有的变化。而是变得更加干瘪。所有的皮肤都紧紧箍在骨骼和肌肉上。触之坚硬似铁。

    长生树下的异象俱已结束。丹水池底浅浅一层黑色的粘稠流质。

    王大可看起來异常憔悴。我想她也许是寻找了一夜。

    我知道她沒有找到。也许是沒有勇气找到。因为我分明看到刘东西在高高的城墙上面坐了一夜。也许她只是需要这种寻找让自己感到安慰。

    池底的药看起來很少。但却装满了我能找到的所有密封容器。第一时间更新荏看着我大包小包地从池子里爬出來。捂着嘴笑。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荏已经不再被这个地方所排斥。也许是已经取得了这里的认可。

    “什么时候出去。”荏问我。

    “再等等。”我说。“孩子还太小。这么出去我不太放心。”

    荏掐吧着手指算了一会。“大约是到冬天吧。”

    我点了点头。小熊完全不像其他的人类小孩那样脆弱。这才出生几天的功夫。几乎就已经能翻身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但这只是身体的强壮。他的感知觉还是正常孩子的发展速度。所以我们必须等。我相信等到他四五个月的时候。应该就能行走奔跑。随我们一起行动了。

    “为什么不能把他留在这里。”荏问道。

    “男孩子应该跟着他的父亲。”我对她说。

    ……

    卢岩在午后找到我。

    “四安。我要走了……”

    我正在喝水。听他这么一说一下子呛住了。咳了半天才说出话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你要去哪。”

    “去夏山。他已经等了很久了。我该去接替他……”

    我放下杯子。怔怔地盯着卢岩。过了好久才反应过來他说的“他”指的是谁。

    夏山建木的守护者。到了交班的时候了吗。

    “为什么是现在。晚一些不行吗。”

    “我只能趁夏天进去……”卢岩眼睛像是忽闪了一下。“另外。我也等不了多久了……”

    “什么意思。”我沒听明白。“你不是说你的身体沒事了吗。”

    “那只是为了保证我能够到达……”卢岩道。“你应该知道。沒有什么是永恒的。”

    我想起了刚刚被王姓灵魂遗弃的都佛爷。还有葛二黑脸上飞起的透明蝶群。干瘪的尸体和转瞬即逝的石中人……

    时间就是这么残酷着。坚定地将所有的一切推向毁灭。只有人类永生。

    永远拥有新生。

    “卢岩……”我想用我们需要他的保护來作为理由挽留。但又想起这种挽留对他來说无异于谋杀。对他來说。道夏山的建木上用另一种姿态活下去。才是延长他生命的最好办法。

    “你已经不需要我的帮助了。”卢岩嘴角动了动。一丝刘海无由飘起。“荏和格迦们让你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力量。”

    “我……还有……王大可……”卢岩像是有些费力地说出王大可的名字。“有我们在。你不必担心……”

    我点头。心中不知道是种什么感觉。有种什么东西堵在嗓子里。上不去也下不來。

    “好了。我该走了……”卢岩站起身來。那根长棍重新握在他手中。“不要想着去接替我。活着很有意思。我还想活下去。”

    我找不到任何劝阻卢岩的理由。他淡然的眼睛可以回绝我所有的劝告。

    卢岩走到窗前。向前又走了一步落了下去。

    一丝风从窗口吹进來。转瞬即逝。小熊却一下子醒了。哭了起來。

    我抱着他走到窗前。白玉廊桥上。卢岩已经走远。却又有清朗郎的声音传过來。

    “小熊的名字我很喜欢。第一时间更新他要和这个新世界一起长大。”

    小熊向前看着。伸出两只胖嘟嘟的小手抓了抓。又猛地转身抱住我的脖子。

    我沒有回答。鼻子抵在他柔软的胎发上。有些酸。有些痒。

    ……

    远远的一座高亭顶端。王大可凭风而立。看着卢岩远去。

    我看见他攀着绳子跃上高墙。

    刘东西站起來。似乎是施了一礼。卢岩站住。跟他说了些什么。随即便纵身跃下。

    王大可仍然面朝着那个方向。沒有丝毫移动。

    刘东西坐下。也朝着那个方向。

    外面静默的可怕。小熊的小手在我脖颈上拍打。表达着他对我的喜爱。

    “他走了。”小阚不知何时回來。在我身后问我。

    我沒有转身。点了点头。

    “我们何时动身。”

    “等冬天。”我说。

    小阚坐下來。开始在石桌上分择刚刚采來的野菜。

    “那样好。第一时间更新咱们到那时候说不定都会走路了。”

    我把小熊举高。盯着他圆滚滚的两腮上面干净的眼睛。

    “咱们的孩子。恐怕比你想象的走的更早。”

    可能是这个姿势让他感到不适。小熊使劲扭着身子想下來。

    小阚笑了。“说不定明天就会走了。咱们的孩子是最棒的。”

    我点了点头。把小熊抱在胸前。心想这会卢岩应该已经出了宫城了。

    傍晚的时候。我來到第七重的丹水河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河边上那棵抱着残碑的老树已经倾倒。半截残碑也被带出地面。湿润的底座斜向上翘着。

    虽然这块残碑明显地年代久远到无法计算。但上面的字迹却像是新刻上去的一样清晰。

    区别于此处建筑的精雕细琢。这块碑的做工简直粗陋地令人不忍直视。且不说那甚至沒有对齐角线的碑形。单说那上面锋利的刻痕和生硬的笔触。简直就是粗制滥造的典范。

    我捧了捧丹水洗掉上面的泥土。努力想认清那碑上的文字。

    碑上笔画从上沿起。到地面终。中间毫无间断。竟然像是一个字。但这字却像是顽童信笔涂鸦的恶作剧。根本就无从辨识。

    “这是张符。”刘东西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我猛然转头。却看到他正站在离我不远的丹水中。脸已经消瘦的不成样子。一双眼睛深陷下去。

    一夜未见。他竟然像是已经老了十多岁一般。

    “什么符。”我想说点和昨夜有关的事情。却又觉得说什么都不合适。只好就着他的话问了一句。

    “不知道。现在符箓多是后人牵强附会胡编乱造的东西。真正的符我也只是见过一两次。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

    “那算了。估计也沒有什么意义。”我走到横担在丹水河上的倒木旁边。摸了摸金黄色的木纹。折断了几片脆快的树叶。

    “多少算是有迹可循吧。”刘东西也走到倒木旁。“看这符。笔画连绵不绝。宛转悠长。很有些生生不息的味道。”

    “那是什么意思。”

    “你家的树要是长不好。贴一张上去保证管用。”刘东西看着我。正色道。

    我笑了。“想通了。”

    “无非就是那些道理。想当年……”刘东西说了一半突然打住。眼睛有点楞。

    我拍了拍他。“好汉不提当年勇。大丈夫何患无妻。”

    刘东西瞪了我一眼。“卢岩走了。我怕什么。”

    我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有些愕然地看着他。

    “其实大可真是很不容易。到这最终。她终于和他做了同一种事情。也算是心愿已偿了。”刘东西叹了口气。

    “你打算怎么办。”我问道。

    “我有点饿了。想吃饭。”刘东西愣了一下。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