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河小说网 > 反派他总是偷拍我照片 > 第10章 神奇的世界

第10章 神奇的世界

作者:姜太婆钓猫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一秒记住【通河小说网 www.tonghe23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过重点是不是歪了?

    最开始不是要讨论那个魔教教主为什么要灭唐家堡的原因么,怎么最后已经开始演变成了讨论那个魔教教主的脸到底长什么样了?

    只能说,不论身处哪个时代,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

    正当堂正天感慨的时候,一个丫鬟打扮的人走了进来,十分恭谨道:“这位大侠是否要食用晚膳?”

    堂正天看了眼桌子上的那盘点心,几乎已经被他吃光光了,但是此刻他还是有点饿,于是他点点头,站起身对那位丫鬟道:“麻烦这位姑娘了。”

    堂正天的这番谦和有礼的做法,让那位小丫鬟脸色微红,她微微躬身,“烦请大侠稍后,奴婢会尽快将晚膳送过来。”

    待那位小丫鬟离开后,堂正天开始好奇的打量起这个古香古色的房间,房间的摆设其实和他过去看到的古装电视剧并没有什么区别,不过,当他身临其境在这个场景时,内心却也还是感觉十分奇妙。

    过了一会儿,一阵脚步声响起,堂正天赶紧坐回椅子上,佯装正在认真喝茶,直到那位丫鬟将晚膳放到桌子上离开时,他这才放下杯子开始端详桌子上的晚膳。

    这晚膳十分丰富,荤素皆有,配着一碗散发着米香的粥,看的人都不自觉的勾起了食欲。

    堂正天拿起筷子试吃了几口,觉得味道十分的不错,大概是古代的饭菜都十分天然绿色,没有添加激素,所以菜和米的味道都带着原本特有的味道。

    吃过饭后,天色稍稍有些暗了,堂正天环顾了一下屋子,然后拿起铜盆往外走,他依稀记得小院子似乎有口井,他可以去那里打水洗把脸。

    来到小院子的井边,堂正天折腾了一小会儿,这才勉强打上水,然后匆匆洗了把脸就赶紧回屋,脱下外衣钻进被子里,堂正天这才忍不住吁了一口气。

    这一天的赶路实在是太过疲惫了,他总算可以躺下来好好休息一下了。

    堂正天闭上眼,很快就陷入了沉睡。

    不知何时,堂正天似乎隐隐约约听到不远处传来若有若无的说话声,他迫得不已的睁开了眼,睡眼朦胧的朝着窗口看去,这才发现天竟然已经大亮了。

    堂正天赶紧起床穿上衣服,然后将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看起来完全符合一个男主后这才出了小院子。

    顺着若隐若无的说话声,堂正天穿过那条栽种着花草的鹅卵石小路,来到了一个花园中心,而不远处有着几个人正在谈论着什么。

    “也不知道那唐家堡的大小姐在想什么,竟然做出了这等让我等膛目结舌的事。”一个穿着青衣的青年男子说道。

    另一个手流星锤的络腮大汉闻言,道:“那唐家大小姐向来恣意妄为,我行我素,做出这种事自然不稀奇,不过她这次可是踢到了铁板上,整个唐家堡都要为她所做的一切而陪葬。”

    其余几人不由得摇摇头,叹息。

    “也不知因为唐家堡一事,江湖又要掀起多少腥风血雨了。”

    “那魔教教主武功几乎天下第一,谁又能打得过他呢。”

    堂正天听到这里后,面色渐渐露出了沉思。

    【叮!检测到魔教教主已大功练成,武功已天下第一,无人能及,宿主被迫触发主线任务,“请身为主角的宿主感化魔教教主,阻止魔教教主做任何坏事,让这个世界回归平静”完成任务,宿主将会得到“传送牌”一个,该物品可让宿主回归现代世界。】

    【叮!感化魔教教主主线任务之阻止魔教教主灭唐家堡,完成任务则奖励100积分】

    堂正天愣了几秒才完全消化掉这件事,先是狂喜,然后是无奈,众多滋味浮上心头,让他心情愈发复杂。

    喜的是他终于不用慢慢的攒遥遥不可及的积分才可以回到原来世界,只要他可以感化魔教教主就可以回去了,但是无奈的是,系统刚才也说了,这位残暴的魔教教主已经神功大成,武功天下第一了,就凭借他现在得到的直慧剑法怎么可能打败对方。

    这个任务看似奖励丰富,但是任务完成的难度实在是太高了。

    但是,现在好不容易又多出了一个可以回家的机会,堂正天说什么也都不能放弃,他想了想,决定要想办法好好制定一个计划,一边感化教主一边完成系统任务,一起进行,两条主线任务都双管齐下,这样就有了两个可以回家的机会了。

    第一,他要多做一些好事,把自己的知名度打出来,这样才可以有人关注他,然后他就可以得到积分去商城兑换更高级的武功秘籍来自保。

    第二,

    要知道过几天就是武林大会,这是个出名的好机会。

    再来就是,他要怎么做才可以感化并且阻止那位看上去十分残暴的魔教教主做坏事呢?

    总不能上去就对魔教教主说,“教主,你不要杀人了,放下屠刀做一个三好少年吧,何必那么想不开去杀人呢?”

    他敢保证,当他这么说了以后,下场绝对会非常惨。

    堂正天想到这里,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他摇摇头,决定暂时将这个事暂且放下,目前他重要的事就是要想办法把自己的知名度打出去,让所有人关注他。

    就在这时,堂正天忽然想起昨日他和王子希曾经的对话,突然意识到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原来的世界,有很多专门靠着爆料名人隐秘事或者黑名人的办法出了名,最后成为了加v用户,还有的就是发一些心灵鸡汤或者一些段子紧跟热点的段子手也最后火了。

    他能不能仿照这些人的路线好好经营自己的微博,最后增加知名度呢?

    越想堂正天就越觉得自己这个办法很好,只不过他该走哪条路倒是要好好琢磨一下。

    抽回思绪,堂正天下意识的朝那群人的方向看去,发现他们已经开始讨论起武林大会的事,堂正天听了一会儿,发觉没有办法从他们的对话里探取别的消息后,便悄无声息的后退离开了。

    回到小院门口时,堂正天发现小院门口站着两位婢女,她们看到堂正天后,便微微屈膝,柔声道:“堂大侠,少城主在里面等您。”

    “多谢这位姑娘。”堂正天双手抱拳后便进了院子。

    这院子内栽植了很多青翠的竹子和一些淡雅的花,点缀的这小院子别有一番雅致,而小院子的最中心的位置,有一颗柳树,垂下来的柳枝正随风摇摆着。

    树下有个石桌子和石椅子,而一个穿着白色袍子的青年正坐在那椅子上,面容安静而祥和,一派风度翩翩的公子哥模样。

    堂正天心里不由得暗暗感慨,这少城主的脸居然还挺帅,颇有点美男子的感觉,他若是去了现代当明星,说不定分分钟能ko那些标榜自己是花美男的呕像。

    起码少城主的气质和一举一动就不是现代那些纯靠化妆整容出来的偶像可比拟的。

    就像是正品和山寨,若是分开看,说不定还觉得好像没什么,但是若是将这两者一对比,那差距就出来了。

    “堂大侠?”王子希见唐正天呆愣在原地,忍不住出声询问道:“堂大侠在想什么重要的事?”

    堂正天赶紧回过神,赶紧努力cos电视剧里男主该有的气场和行为举止,他微微让自己的眼神显得十分的正气十足,然后这才道:“刚才在下在想唐家堡一事,方才有些出神,让王公子见笑了。”

    “无妨无妨,因为我也在想唐家堡一事。”王子希面容有些抑郁的摇摇头。

    若是在平常,堂正天可能听到王子希说唐家堡一事时,他可能会觉得有些好奇,然后稍稍有些关心和担忧这件事。

    但是自从他刚才接到要感化教主或者杀死教主的主线任务后,堂正天就得必须关注这件事,如果可以的话,他最好可以阻止教主灭了唐家堡。

    但是,他该怎么阻止呢?

    “王公子,那教主真的会灭了唐家堡么??”堂正天忍不住询问道。

    王子希点点头,表情凝重烦恼道:“那魔教教主向来张狂任性,既然他在自己微博说了要灭了唐家堡,那么这件事八成是板上钉钉的了。”

    “但是那魔教教主的微博上并没有写何时灭唐家堡……”堂正天有些疑惑这个问题。

    “正是因为如此,武林中人才如此担忧,谁也不知道魔教教主何时咩唐家堡。”说着,王子希的表情更加凝重了。

    想来,王子希虽然不是城主,但是他身为城主之子,自然也要负责一些事,压力也自然会特别大,堂正天何尝也不是这样呢。

    两人在此说了一会儿话后,王子希便又匆匆的离开处理事情,临走时,他对堂正天道:“堂大侠,您若有事尽可找小金子,他是我的贴身护卫,有他跟在你身边,方便你出入这里。”

    堂正天十分感激对方这么有心的为他考虑,他抱拳感谢道:“多谢王公子。”

    王子希离开后,那位留下来的贴身护卫此刻正握着刀,一言不发,表情十分严肃,看上去性格十分沉稳可靠。

    堂正天心里对这位看上去十分可靠的护卫感官不错,他想了想,对护卫道:“敢问这位兄弟的高姓大名?”

    那位表情十分严肃沉稳的贴身护卫微微抱拳,沉稳道:“白芷。”

    堂正天点头,“那我便叫你白兄弟吧。”

    “白芷无异议,堂大侠请便。”白护卫表情不变,说完这句话后便又继续沉默下来,明显是个内敛沉稳不多话的人,堂正天越发觉得此人看上去十分的牢靠。

    “白兄弟,不知这青石城内都有什么比较热闹的地方么?”堂正天打算先出去看看城内的情况,然后边想边思考该怎么经营自己的微博,让更多的人关注他。

    白护卫沉思了几秒,便对堂正天道:“今日会有个花朝节庆典,而这时也会有很多商人或者其他人都来此地买卖东西,已经有不少人在此淘到了一些珍品古玩或者珍贵的药物,堂大侠不妨去此地看一看。”

    “这么好?”唐正天十分讶异,然后赶紧起身道:“那么我们去看看吧。”

    堂正天跟着白护卫的引领下走出了城主府,来到了热闹的大街上,此刻大街上到处都是叫卖的,有卖糖人的,有卖香喷喷的大包子,还有的卖一些武器或者丝布小饰品之类的。

    总是看上去十分热闹繁荣,街两边的路人也时不时的在各个摊位逛着挑选着,而那些路人大部分都是一些看上去穿着十分有特点的江湖人士。

    堂正天初来乍到,实在是分不清那些人是什么门派,他小声对白护卫道:“白兄弟,你可知道那些人是什么门派的么?”

    白护卫对堂正天这个问题丝毫没有展露出一丝的诧异,他依旧沉稳严肃的对堂正天道:“那穿着白黑道袍手拿拂尘的一行人,是纯阳门派弟子,纯阳弟子清一色出家,他们以道士自居。

    他们有两种心法派别,一是气纯,二是剑纯,近战是太虚剑意心法,远程是紫霞功心法,纯阳修真,真法强大在于驾驭自然万物。

    纯阳武学轰天烈地,多以隔空摄物伤人,功法附和阴阳转换,暗藏八卦哲理,招式奇异,飘散如仙。纯阳弟子体质特殊,内家修为极高,回内快,懂得以气抵伤。

    纯阳观分支:纯阳玄道,用武器之仙—拂尘,拂尘三挥,飞沙走石,拂尘乱舞,乾坤倒转。职业属隐

    纯阳相道,用武器之圆—卦轮,天地尽收八卦内,轮盘徒转晓天下。职业属客。”

    纯阳?这些心法……

    堂正天微微皱眉,怎么感觉这么耳熟,他继续指着另一边穿着金光闪闪铠甲的几人道:“那些背着巨大的剑,手里又拿着轻剑的人是什么门派?该不会是藏剑吧?”

    白护卫继续道:“是的,那些人是藏剑门派,江湖中人称‘兵器坊’的铸造大户,庄主复姓公孙,世代以剑称霸天下。门下弟子都是一流剑客,平日擅喜独来独往,门派规矩自由,入门学了铸造手艺,并帮工满五年者,就可出师独闯江湖,与藏剑山庄再无关系。江湖地位特异,属绝对中立派。

    藏剑武功以气御剑,十步必杀,往往剑未及身,剑气已经破空洞穿要害。剑招有虚有实,有急有缓,瞬息万变。藏剑中人体质主修内力,身法次之,其他平均。

    藏剑分支:藏剑剑圣,用武器之灵王—七尺剑,长剑无痕轻灵多变,职业属客。

    藏剑剑豪,用武器之霸王—斩马剑,丈于大剑横扫千军。”

    堂正天越听越感觉越不对劲,指着那一旁的乞丐道:“那个乞丐不会是丐帮的吧?”

    “是的,堂大侠,那确实是丐帮弟子,丐帮污衣,用武器之木—竹棒,木然虚点,水木打狗,变换莫测。”

    堂正天猛然意识到,这些门派怎么感觉那么像他以前玩过的一款游戏呢,他忍不住问白护卫:“那么江湖上都有哪些门派?”

    白护卫沉吟了几秒后道:“江湖上总共有十大门派,分别为天策府,唐门,万花谷,七秀坊,丐帮,藏剑山庄,少林寺纯阳观,五毒教,以及明教,这些门派是整个武林门派之首,举手投足皆可呼风唤雨,而剩下的门派和帮会则不值一提。”

    堂正天这下子可以完全肯定,这个世界的大概框架竟然和他玩过的剑三网游何其相似,他在心里感慨了一下后,便道:“那么魔教呢?他们是?”

    “魔教是五十年前一位武功高强的者,聚集了很多各大门派的叛变者,创建了魔教,从此他们一跃而起,实力强大,无任何门派可歼灭他们,更为重要的是,如今的新教主,武功比前教主还要强大,如今的魔教,越发的张狂肆无忌惮,也不知唐家堡这个门派到底能不能存活下来。”

    白护卫说着,表情变得沉重了不少。

    这些话题太沉重,堂正天只能拍拍白护卫的肩膀,“别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说不定会有转机的。”

    白护卫也知道现在不适合谈论这个话题,他收拾好心情,赶紧为堂正天带路,穿过热闹的大街,堂正天来到了一个更为热闹的地方,和之前那大街不同的是,这里的人都是用一块粗布铺在地上,将自己要卖的东西摆在上面开始吆喝起来。

    “堂大侠,这里集聚了很多天南海北的人,他们的东西里说不定有一些是非常珍贵的东西,但是也有很多可能是假货,买东西需要一双慧眼,而这集市的前面就是那花朝节庆典,摆放了很多花,很多爱花之人都会去那里。”白护卫尽心尽职的为堂正天解说着。

    堂正天道:“那我们先在这边到处看看,等会再去那花朝节庆典。”

    说完后,他率先往前走,开始打量起各种稀奇古怪的卖品,说真的,有不少东西长得奇形怪状的,他完全看不出来这东西有什么作用,不过看别人研究这东西时的那一脸严肃的表情,反倒让堂正天不敢小瞧这些如果是扔在他面前他都不会捡起来的垃圾。

    绕过一个小摊子,堂正天看到前面竟然聚集着不少人,他微微偏过头对白护卫道:“我们去看看。”

    “是。”白护卫依旧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只是十分认真地跟着堂正天。

    堂正天走过去,透过人群隐隐约约的看到了里面的场景,只见一个身上乱糟糟的中年男子捧着一个看上去像是垃圾石头的东西十分激动的道:“这个石头绝对是三级的木属性石头,你们谁若是看中了就买下来,我会为你们解石。”

    三级木属性石头?

    堂正天一下子就想到了剑三网游里的五行石,通常这些石头的作用是用来精炼装备或者镶嵌装备用的,难不成这个世界也可以这样?

    “那石头可以用来精炼装备和武器?”堂正天不由得询问着白护卫。

    “是的堂大侠,这些石头可以用来锻造,然后融入武器里锻冶,会让武器更加强大。”

    堂正天不由得感叹这个世界的神奇,竟然连石头都有了,那么如果有一天出现了24个格子的包裹,他表示再也不会觉得惊奇了。

    堂正天继续往前走,突然,前方传来了吵闹声。

    而这时,系统的声音响起。

    【叮!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恶人因一善良女子而弃恶从善,从此锄强扶弱,但除该女子之外,无人相信恶人弃恶从善,为了保护心爱女子不受到流言蜚语纷扰,恶人决定离开女子,女子苦苦哀求,请宿主帮助那位女子,让恶人重新和她在一起,完成任务将奖励+10积分。】

    堂正天听到系统的声音后,赶紧加快脚步朝着前方任务目标赶过去。

    只见人群中的中心点,有个长得十分高壮的男子一脸凶神恶煞的骂着一个妙龄女子,那女子虽然衣着打扮十分的朴素,甚至有些落魄,但是这完全无损于这个妙龄女子的美丽,反而衬托的她越发出尘淡雅。

    但是这妙龄女子十分倔强的仰着头,眼睛里闪烁着泪花,莫名的给人一种又脆弱又坚强的感觉。

    “我告诉你,你别再跟着我了!你不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江湖人有名的恶人,跟我在一块,你不怕被我杀了吗!”那一脸凶神恶煞一看就是个恶人的男人作势要揍那女子,但那女子非但没有害怕,反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对方,但眼泪却开始往下流。

    “那姑娘怎么这么傻,非要跟着那恶人在一起,江湖上谁人不知道,那恶人可是有名的杀人不眨眼的恶人,她居然还喜欢上对方了。”一旁的围观者忍不住感慨着。

    堂正天听到这话后,忍不住朝那两人看去,一个长相凶神恶煞,而且还是个江湖上有名的恶人,杀人不眨眼,而那个女子,却一脸清丽而娇美,这完全就是美女和野兽的现实版。

    “你不会伤害我的,你已经变好了不是吗,我不会走的,我要一直跟着你。”那女子忍不住想要拉住那男人的袖子,但却一下子被男人甩开,女子忍不住踉跄了一下,脸色惨白。

    而此时,堂正天却注意到,那一脸凶相的男子见到那女子踉跄了一下时,表情一下子就紧张担心起来,然而这表情在看到女子没事时却消失了,他的表情又恢复成了一脸凶相十分凶神恶煞的样子。

    这一细节让堂正天捕捉到了,他若有所思的继续看着这两人。

    “别人都不信,你为什么要信我已经改好了?你走吧,不要跟着我了。”说着,那恶人眼角微红,艰难的哽咽道:“你……找个好人家嫁了吧。”

    说完后,那恶人转身就走,那女子见状,赶紧走过去,泪眼模糊的抓住恶人的袖子,带着哭腔道:“他们不相信你变好了,可是我相信。”

    那恶人再次挥开那女子,不过这次他却小心翼翼的注意控制了自己的力道,避免让那女子受伤,“那又怎么样,跟我在一起,你只会被人议论,然后和我受苦,你应该找个好人嫁了的。”

    说着男人微微偏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女子,仿佛像是要记住这女子的脸般,他的眼眶突然之间就红了。

    “可是,这些我都不在意,我只想和你在一起。”那女子仍旧死死拉住男人的袖子,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那恶人的表情一下子就松动了不少,他十分心疼的对女子道:“别哭了,你擦一擦眼泪。”

    那女子却完全不敢松开那男子的,仍旧一脸泪痕的哭着,那男子见状没有办法,只能小心翼翼的从衣服里掏出十分细软的手帕,小心的擦着女子的眼泪,生怕用力了会擦破女子娇嫩的皮肤。

    然而这一举动,却让周围的人开始议论纷纷。

    “那女人居然这么傻,居然喜欢上江湖的恶人,说不定她自己也不是什么良家妇女。”

    “那恶人居然会弃恶从善,那女的脑袋不会是被驴给踢了吧,照我看,肯定是那个男人逼迫这个女人的,啧啧啧。”

    听到这些议论,那恶人原本松动的心又坚固了起来,他小心的推开女子,然后避开女子不可置信难过的眼神,声音十分难过道:“我们还是不要在一起了。”

    “不要……”那女子眼泪流的越发多。

    堂正天根据这两人刚才的表现,以及系统所说的这位恶人弃恶从善的事,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位恶人真的弃恶从善了。

    毕竟就算系统再怎么不靠谱,但是用脑子想想就知道系统不可能再这种事上坑他,所以他现在完全可以毫无芥蒂的劝说这位恶人不要离开那位女子了。

    “这位兄台,不知可否听在下一言?”

    就在此时,一十分正气凛然的声音忽然响起,惹得众人不由得纷纷望过去,然而这么一望,他们纷纷在心里暗暗吃惊起来。

    只见那出声的人竟然是一位样貌俊美,仪表堂堂,周身透着正气凛然大侠风范的青年男子,仅仅是凭借对方那举手投足所透出的气质,众人完全脑子只有一种想法,那就是这个男人定然不是个普通人。

    那恶人见到堂正天后,打量了一下后,笑道:“这位兄弟看上去仪表堂堂,正气凛然,着实不一般呐,只是不知……这位兄台想要说什么。”

    尽管恶人在和堂正天说话,但他却仍旧不忘时时刻刻都关注着怀中的女子,是不是的轻轻拍着女子的后背,试图安抚她。

    这一举动让堂正天对这个恶人的感官又好了不少,他道:“方才我在一旁,听了你们俩的对话,再看你们二人明明互通心意,却因为那所谓的流言蜚语而分开,所以便忍不住站出来,想要对你说些话罢了,还请兄台谅解我刚才之举。”

    “那么这位兄台想要说什么?”那恶人的脸色有些不好,但是却也没说什么,自从认识了怀中的女子后,他便决定从此再也不会只要看不顺眼就杀人,因为他不想再做恶事,最后恶果缠身从此不能和她在一起。

    而此时,周围的人则开始对着堂正天以及恶人等三人议论纷纷,一脸兴致盎然的等待着事情发展。

    而此时,堂正天飞快的转动着脑筋,然后才道:“不知道兄台有没有听说过一个故事?”

    “请说。”恶人示意堂正天说下去。

    堂正天语气缓慢道:“有一对恋人,他们相爱,但他们不能在一起,只是因为那女子被谣传克夫,男子的双亲决不允许这样的女子嫁入家门,而女子呢,则要天天忍受着被谩骂,被村子里的人唾弃是个克夫没人要的女子,而那男子也因为畏惧众人的眼光和流言蜚语,于是娶了他所不爱的女子,而那个女子则在男子结亲之日投河自尽,不知兄台和这位小姐两位对这个故事有什么看法呢?”

    那女子闻言,瞬间就明白了堂正天这个故事所影射的含义,她转过头看着那恶人的脸,痴痴道:“我若是那男子,不管怎么样,一定会和那女子在一起,纵然是死,但是心也是快活的。”

    那恶人表情怔然,道:“只是我舍不得你被所有人说,都怪我以前做了那么多坏事,我若是个好人,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可是,不管别人说什么,我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不介意别人说什么。”那女子握住恶人的手,语气坚定无比。

    “其实,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兄台你只要坚持不做坏事,并且多做好事,天长日久了,便会有人相信你真的改邪归正了,不是么?”堂正天注视着两人,“人这一生,能遇到个相爱的人,这何其幸运,为什么不紧握双手,努力走下去呢?”

    恶人闻言,半响后,他像是想通了什么,目光里渐渐变得坦然,他紧握着女子的手,温柔的注视着她,“绿儿,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好么?”

    “嗯。”女子也回握对方的手,嘴角微微上扬着,那灿若星辰的眼里闪烁着浓浓的爱意。

    两人终于要在一起,不畏惧别人的流言蜚语,这样的结局让堂正天的嘴角也忍不住上扬起来。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您的10积分已经发放到您的商城账户里,请注意查收。】

    而这时系统的声音也响起,这让堂正天越发的心情舒畅。

    恶人和女子十分感激的看着堂正天,恶人感谢道:“多谢这位兄台,若不是你,我和绿儿说不定就要从此分开了。”

    堂正天微微一笑,摇摇头,“不必客气,我也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

    “不知这位兄台叫什么,微博昵称是什么,我想加兄台好友,这样日后你若是有事,我第一个出来帮你。”

    有人要互粉他,堂正天非但不会觉得不太好意思,反而巴不得对方赶紧关注他,这样他就又能多了一积分了。

    但是身为一个男主,他表面该做的还是要做,于是他故作洒脱一笑,“在下姓堂,名正天,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意思,微博昵称也是这个,那不知兄台叫什么?微博昵称是?”

    堂正天并没有问那女子的名字和微博昵称,总觉得这样有些不太好。

    那恶人双手抱拳道:“在下姓张,名为大牛,一个乡野粗俗的名字罢了,至于微博昵称,也是这个。”

    堂正天点点头,在心里默念微博二字,然后熟门熟路的和张大牛的微博互相关注,关注完毕后,堂正天看到那名唤绿儿的女子脸色有些不好,大概是今天的事让她精疲力尽,他对张大牛道:“张兄台,我看这位姑娘的脸色奇差,您还是快些带她去休息一下吧。”

    张大牛又何尝不知道,他十分感激的对堂正天道:“我张大牛就是个粗人,但我说过的话必定做到,您以后若是有事,我张大牛第一个站出来帮你。”

    说罢后,张大牛便急急忙忙的带着绿儿离开了。

    堂正天微微一笑,只觉得身心无比舒畅,他看了眼一直都在沉默的白护卫,“白兄弟,我们走吧。”

    待堂正天离开后,一个坐在楼上茶馆床边的面具男子盯着堂正天离开的方向,有些自言自语道:“堂正天?有意思……”

    而堂正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忍不住打了个冷噤,只觉得自己的后背像是被一个十分锐利而冷漠的目光盯住似的,他下意识的回过头,目光聚精会神的扫了一圈,没有发现不对劲的人,只能一头雾水的继续往前走。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注意到那茶馆楼上的窗口有个男人正盯着他的方向看着。

    堂正天心情颇好的继续看着周围叫卖的各种物品,时不时的捏一捏或者盯着研究一番,但是他到现在还是没有认出来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

    最为让他惊奇的是,一把看上去十分破烂的剑,竟然遭到了无数人的争相抢夺,叫出来的价格跟潮水一样疯狂的往上涨,一波比一波强。

    堂正天哑口无言的问白护卫,“白兄弟,那剑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白护卫盯着那把剑看了几秒,然后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惊诧,他语气难得有些波动,“堂大侠,那把剑很有可能是叶莫之的剑。”

    叶莫之?

    堂正天有些茫然,“叶莫之是?”

    而这时,白护卫难得露出一丝诧异的表情,似乎有些诧异堂正天为什么连叶莫之都不知道,不过他很快就收起诧异的表情,尽职的解释道:“叶莫之是一位武功高强的大侠,但是三十多年前他突然消失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儿,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那把破烂的剑,有人说那把剑里可能藏了有关叶莫之的武功秘籍。”

    武功秘籍?

    堂正天有些怀疑,一把这么出名的剑,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还被一个……

    堂正天看了一眼卖剑的人,对方身穿破烂衣服,眼神到处乱瞟,一股子的猥琐和狡诈的感觉扑面而来。

    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能抢到一位武功高强的大侠身上的剑?

    似乎是看出堂正天的表情有些不相信,白护卫在唐震天耳边道:“我也不相信这个人能拿到叶莫之的剑,但是那把剑看上去有点像是真的。”

    这么说,这些人就是为了一把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剑,争得头破血流?

    “那么这些人为什么不检测一下这把剑到底是不是真的,然后再买呢?”堂正天确实是有些疑惑。

    “要想知道这把剑到底是不是真的,就只能将这把剑断开,看剑里面到底有没有武功秘籍,但是那个卖剑的人会允许断剑么?所以即使不太肯定这把剑到底是真是假,但是只要像是真的,那么就有人买。”白护卫的目光一直盯着那把剑,似乎十分关心那把剑到底是真是假。

    通过这些人对这个剑的关注程度来看,堂正天完全可以想象的出来,那位叫叶莫之的大侠绝对武功十分高强,只是不知道他和现任魔教教主比起来,到底是谁武功更加高强呢?

    通过十分激烈的抢夺,一位喊道了十万两的藏剑门派弟子拿到了这把剑,他十分高傲的看了眼众人对这把剑的渴望目光,笑的更加得意,他掏出自己的剑,然后对着叶莫之的剑狠狠的砍断。

    然而让人意料之中的场景没有出现,因为那藏剑弟子的剑竟然非但没有砍断那把破剑,反而被那把破剑把自己的剑给弄断了。

    瞬间,在场的人纷纷嘲笑不已,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惹得那藏剑弟子羞愧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