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一秒记住【通河小说网 www.tonghe23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韩锐的师傅李显看着师弟提着卫景阳就朝着正堂那边跑去,李显已经明白他师弟大约的看上卫景阳的资质,准备抢韩锐这新收的小徒弟,这简直,让李显都对这师弟没话可说了。

    平日里师弟没有个正行就算了,但是师弟今天做的这事,让李显真的生气了,以前他师弟犯错,只要不闹出大事情来,李显基本上都不会太在意,却没有想到师弟功夫越练越高,这行事也越来越离谱了。

    韩锐看向他师傅开口问道:“师傅怎么办,师叔又闹起来了,阳阳是我的徒弟。”韩锐心里已经有些忐忑起来,师傅一直都很宠着师叔,只要和师叔对上,韩锐就从来没有赢过,每次师傅都会偏袒师叔。不过那些都是小事,韩锐从来都没有在意过,毕竟师叔脑子有些不清醒,所以他也让着孩子气的师叔,但是这次关系到阳阳,韩锐可不希望他家聪明的徒弟被师叔给教坏了。

    李显听到徒弟的话,拉着韩锐就朝着正堂赶去,师弟想要收徒弟,必定会把那孩子带去正堂祖师爷的挂像那边,若是在耽搁下去,说不定那个混账小子就逼着那孩子把拜师礼给行了。

    果然当李显带着韩锐赶过去的时候,李焕已经逼着卫景阳跪在祖师爷的挂像面前,李焕的手压着卫景阳一个一个朝着挂像磕头,卫景阳那样子怎么都不像是自愿的。

    韩锐黑着脸立刻冲过去制止道:“师叔不带你这样的,阳阳是我的徒弟,您怎么可以这么随便乱来。”

    李焕看了韩锐一眼,笑眯眯的说道:“怎么不可以,你收的徒弟,你们行了拜师礼了吗,没行就不算。现在他已经给我磕头了,拜师茶我都已经喝了,又给祖师爷的画像磕了头,就已经是你师叔我的徒弟,你的师弟。”

    显然说这话的时候李焕心情很好,眉眼上竟都是一副快乐的表情。对着韩锐说完,李焕又在卫景阳身上点了几下,一直都不能动弹的卫景阳,这时候终于缓过一口起来,被这师叔提来晃去,又是磕头又是跪拜,整个人都快被拆散架了。

    李焕在卫景阳的肩膀上拍了拍吩咐道:“还不叫师兄,以后韩锐就是你师兄了,你们以后要相亲相爱。”

    卫景阳好不容易喘过一口气,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他李焕拍着背让喊师兄,显然对这状况搞不太清楚,这样都行,韩锐是师傅他师公难道不管吗?他看向韩锐,见韩锐黑着一张脸不说话,只能呐呐的低声喊了一声师兄,那声音轻的被卫景阳放在口中。

    韩锐见自己费了这么多的徒弟,就这样硬生生被师叔给抢走了,他并没有回应卫景阳的那声师兄。虽然心里明白阳阳被师叔逼着行了拜师礼,又磕了头,已经是真正的师徒,但是韩锐还是心有不甘。他转头就看向师傅道:“师傅您真的不管管师叔,阳阳明明是我寻来的徒弟,师叔怎么能说抢就抢了呢。”

    李焕听到韩锐的话后,在李显还没有开口前,立刻辩解道:“师兄小锐才几岁,自己都还是个孩子,需要人督促着,那里能管好一个徒弟。阳阳这孩子资质极好,交给小锐我实在不放心啊,耽搁了可如何好。何况阳阳都已经十二岁了,和小锐做师兄弟正好可以相亲相爱。师兄你看小锐这孩子什么时候在意过一个人,小锐又不喜欢女子,若是将来小锐真喜欢上阳阳,那师徒的身份岂不是乱了辈分,他们现在成了师兄弟,到时候怎么相爱相杀都没有人能够干涉不是。”

    韩锐被他师叔说的气倒,虽然他确实很喜欢阳阳这孩子,但是阳阳如今才十二岁,他师叔从那里看出他以后会爱上阳阳,喜欢和爱是两码子事。何况师叔到现在都没有娶妻生子,那里又知道什么情啊爱的,为了抢走阳阳师叔这是什么话都能够出口了。

    李显瞪了一眼还准备滔滔不绝的师弟,呵斥道:“你给我闭嘴,阳阳是韩锐看中的徒弟,如今拜师礼也行了,这事情已经板上钉钉没有办法更改。不过你抢了小锐的徒弟,总该做些赔偿,弥补一下韩锐,我记得你新得了一把刚鞭,就送给韩锐当补偿,别给我皱眉,你可抢了小锐的徒弟。”

    韩锐虽然心有不甘,早知道就不带阳阳过来了,但是这会儿阳阳已经给师叔行了拜师礼,连祖师爷的头都磕了,就不能随意更改了。韩锐看着傻愣愣搞不清楚状况的阳阳,心里叹口气,师弟就师弟,他和阳阳岁数差的确实不多,做师兄弟倒也可以,何况就算阳阳当了他的师弟,他也能够照顾这小家伙。

    师叔虽然脑子有些不清醒,但是武功没得说,完全不在师傅之下,内力也比他深厚很多,想来阳阳拜了师叔为师,师傅怎么也该多看顾一些,对阳阳只有好处并无坏处。想到这些韩锐心里也就放开了,毕竟事实已成,他也没有办法改变,加上师叔因为要把刚鞭送给他做补偿,如今一脸肉疼的样子,顿时让韩锐心情好了很多。

    李焕显然不太愿意把新得的寒铁刚鞭送给韩锐,因为他还没有玩够,但是想到他真的抢了师侄的徒弟,给点补偿是必须的,所以恋恋不舍的把挂在腰间的寒铁刚鞭递给韩锐,恋恋不舍的说道:“这是天外陨铁加上万年寒铁铸造的钢鞭,极为沉重,你用正合适师叔就送给你了。”

    韩锐看着李焕手里乌黑的钢鞭,感受着上面的深寒气息,他立马就喜欢上了。当他接过握在手中时候,感觉手中一沉,韩锐在手里掂量了几下,发觉这钢鞭正好趁手,越发的喜欢了,这样的神兵极为少见,师叔这个热爱兵器的人现在被他夺了一把神兵,必定肉疼的厉害,韩锐这时候郁闷的心情才好了很多。

    韩锐把钢鞭挂在腰间,这才揉揉低着脑袋的阳阳开口道:“别难过,师叔虽然是话唠,不过功夫却极高,你跟着他好好练,将来必定是个一流高手。”韩锐安慰好阳阳,转头又看向他师叔说道:“师叔阳阳既然拜了你为师,他现在连把剑都没有,您是不是该送件兵器给阳阳。师傅当年就送了一把软剑给我,您可不能比师傅给的差,阳阳的资质可比我高很多。”

    韩锐言下之意他当年拜师,师傅说他资质好,送了一把神兵软剑给他作为礼物,而师叔你好意思送太差的东西给阳阳,资质比他好,那师叔送的武器就不能比当年他那把软剑差,不然就是不看中徒弟。

    卫景阳抬头看向韩锐,原本要成为他师傅的人,如今变成了师兄。不过对于卫景阳来说,这个关系刚好,叫师兄至少不差辈分,虽然卫景阳知道这样想有些不厚道,不过不管韩锐是师傅还是师兄,他都会一直把韩锐当兄弟。对于卫景阳来说,只要是被他承认的兄弟,那这辈子卫景阳都会护着。

    韩锐看着少年目光直勾勾的瞧向他,于是对着卫景阳眨巴了几下眼睛,这次他一定要让师叔大出血,让阳阳得些好处,才能够消减他心头失去徒弟的郁闷。

    李显看着徒弟和师侄眉来眼去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既然事情定下来,阳阳你以后就跟着你师兄好好练武,师弟你既然收了徒弟,那就要负责起来,给阳阳准备药澡,这些都从你这边出,你想好给阳阳什么武器,阳阳你喜欢什么样的兵器。”

    卫景阳看向他的师伯,韩锐见卫景阳不开口,于是提点道:“阳阳喜欢什么就说,师叔手里神兵多着呢,以后都是你的。”

    李焕听到韩锐的话,整个人都不得劲了,他极为喜欢这个资质好的小徒弟,毕竟师兄徒弟都有好几个了,他从来都没有遇到一个好的。可是现在看着身边的小徒弟,他不但要给神兵,还要花银子,花时间收集药材,他这是收徒弟,还是收小讨债的,李焕都有些后悔了。原来收徒弟还有这么多许多麻烦事情,完全不是他想象的这般美好,他能不能把这徒弟退掉啊。

    韩锐看着脸色青白不定的师叔,刚才还不爽郁闷的心情,这会儿终于大好,师叔一直都只进不出,喜爱收集各种神兵利器,这会儿终于大出血,韩锐心里是说不出的爽快,他以后会让阳阳多问师叔要兵器。

    卫景阳抬头看向他的新师傅开口道:“师傅都有什么神兵利器,我也想要和师兄一样的软剑行不行,”卫景阳上辈子看过电视中的软剑,那种能够当腰带,必要时直接抽出来砍人,实在是非常不错。

    韩锐听到后就笑了起来,他肖想师叔手中的子母枪很久了,可惜师叔抠门的很,问了几次师叔都不肯给,这软剑天下间就他手里那把最好,师叔不可能在拿出另外一把。所以韩锐开口道:“师叔要不您把子母枪给我,我把软剑送给师弟,我记得师叔手里还有一件金丝软甲,也给阳阳穿上,上次我遇到阳阳的时候,他正遭到黑衣刺客追杀。”

    李显这时候正拉着卫景阳检查,很快就发现卫景阳筋脉宽阔,这时候内力正在体内慢慢流淌着,虽然没有修炼时候快速,但是这种体质极少,向他们都是功力练到五层后内力才会自动运转,景阳天生就有这样的能力,虽然十二岁,年纪大了一些,未来成就依然不可限量,难怪师弟会忍不住眼红抢人。

    卫景阳听到韩锐的话后,把脑袋转向师傅,那双明明并不是很大的眼睛,却把李焕注视的无可躲避。当李焕看到师兄也看向他的时候,李焕终于坚持不住对韩锐说道:“你把软剑给阳阳,我把子母枪送给你,金丝软甲也给阳阳穿上,那东西可刀枪不入,阳阳也就你是我徒弟我才舍得给你,以后你可都要好好穿着,我就你这么一个徒弟,以后一定要努力学好武功,在江湖中给师傅扬名立万才行。”

    卫景阳在听到他师傅肉疼的答应后,就跟着点点头,保证以后一定会好好练习武功,不会辜负师傅的信任。虽然现在跟着师兄一起讹师傅的东西不太好,但是谁让韩锐是他承认的兄弟。

    韩锐前些日子好几次提到子母枪,说在师叔这里,所以卫景阳也不介意帮师兄坑师傅一把。反正师兄也说了,师傅的东西以后就是他的,他提前把东西送给师兄,应该没有什么不好的。至于师傅不太好的脸色,卫景阳就直接忽略了。

    李焕脸色不太好的闪身离开,很快就带回一根丈八□□,雪亮的枪头,编制的红缨犹如鲜血一样红艳,看着就透着一股子深寒,难怪韩锐会喜欢。李焕手里除了□□外,还有一件马甲,马甲呈现黑色带着丝丝金线,应该就是金丝软甲。

    韩锐在接过子母枪的时候,就把腰间的软甲解下来递给卫景阳,接着从师叔手里拿来金丝软甲给卫景阳穿在外面,瞧着还挺贵气的。韩锐在给卫景阳穿上后才道:“阳阳这软甲你以后都要穿着,这样就算有人突然袭击你,你也不会轻易受伤,这金丝软甲最是保命的东西,不可轻易告诉外人知道吗?”

    李焕收了一个满意的徒弟,但是一天内从他手里扒拉出收藏了好多年才收集到的神兵,显然心情特别郁闷。李焕眼珠子一转,教养徒弟非常麻烦,李焕看着拿走他两样神兵的师侄,张嘴就道:“小锐师叔收了阳阳当徒弟,要给他寻找泡澡的草药,阳阳就先交给你管教,你可要把他教好了,不然师叔可拿你试问。”

    韩锐今天虽然失去徒弟,不过却得到一个师弟,何况肖想了很多年的子母枪到手,其实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所以跟他师叔保证,一定会督促卫景阳好好练武的。

    心塞塞的李焕在韩锐答应后,立刻一晃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卫景阳看着对方这么高明的轻功,心里羡慕非常,想着他一定努力练功,以后一定要和师傅一般轻来轻去。

    李显看着师弟终于消停,这回大出血后师弟会心疼很久,不过这次小锐总算带回一个好苗子,不管是徒孙还是师侄还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在丢了一本软剑的剑谱给卫景阳观摩后,李显拉着韩锐去问话了。虽然李显多年不管朝堂的事情,但是事关国家安危,李显还是要过问一下边关的事情。

    在听韩锐刚进京的时候遭遇到黑衣刺客袭击,李显身上的气息突然升高,压得正坐在院子里翻开剑谱的卫景阳心头难受,一直到用精神力带动内力运转,才好受很多。

    李显也是在韩锐提醒了一下后,才想起会伤到实力微弱的师侄,那强压下来的气势徒然一收,同时看向卫景阳的目光不免带着欣赏,那孩子居然没事人一般,一看就是个意志力坚定的人。

    卫景阳他们留在护国寺吃了午饭,韩锐才带着这新师弟回瑞王府,当阿成他们发觉将军的徒弟变成师弟后,都笑着拍卫景阳的肩膀,笑着说卫景阳凭空高出一个辈分。

    接下来韩锐虽然有时候会上朝,不过事情却并不多,所以有大把的时间陪着卫景阳练武练字,虽然韩锐变成了师兄,在教导卫景阳的时候,依然非常严格。

    期间安阳侯府的次嫡子回京城,他来将军府给韩锐报告军务,当时卫雪函正瞧来看弟弟,两人在韩锐没有安排下就这么撞见了。韩锐还没有开口问,安浩就开口询问刚才他被他撞到的姑娘,当韩锐询问安浩有没有想法的时候,安浩脸腾的整张红了起来。

    安阳侯府一直都在西北驻守,兄弟两个小时候虽然居住在京中,但是五六年前他大哥带着他去了西北,西北天气干燥,又那里养的出犹如卫雪函一般的女子,加上卫雪函又有着极好的容貌,两人这一撞就撞出了火花来。韩锐当时就拍拍安浩的肩膀,告诉这小子乖乖等着,他会让母亲去给两人对八字,让他安心等着去娶新娘。

    当安浩询问起卫雪函的身世时,韩锐就把卫家的事情告诉了安浩,安浩家世虽然没有卫家复杂,但是父亲去世后他和大哥破受了些苦难,对卫雪函更多了一些怜惜。当他听到卫雪函的嫡亲弟弟是将军的师弟后,还知道卫景阳是李焕的徒弟,一直非常佩服李焕的安浩那是满心的欢喜。

    时间不知不觉大半个月一晃而过,卫景阳也学会了轻功,虽然还没有师傅那么厉害,带上轻来轻去还是没有问题。这天韩锐早朝回来,心里却寻思着皇上和他说的话,皇上是什么时候知道他有个师弟,今天还特地招他过去询问了卫景阳的事情,连带还询问了一些卫侯爷的事情。

    卫景阳这时候正和安浩在一起,安浩虽然不多话,但是他消息灵通,在对卫雪函又了心思后,就开始打听卫侯府的事情,今天就是他讨好未来小舅子的时候。

    卫景阳听着安浩说卫晴因为卫侯爷没有及时去衙门接回,等过了一夜卫侯爷才从衙门得到消息,可怜卫晴当时衣衫凌乱,看着就像被人欺负的样子,身上更是有不少青紫,总之现在卫侯爷大约怀疑卫晴给他带了绿帽子,就算迫不得已,卫侯爷如今也厌弃了卫晴,只不过因为卫晴还有个好儿子,所以卫侯爷看在儿子的份上,并没有送卫晴上路,而是要送卫晴去家庙祈福去。

    现在卫侯府正闹得一团乱,而卫晴娘家前几天才把这些年贪墨卫景阳的银子给筹齐,卫景阳现在算是小有家资,才同意放了卫家那些个在牢里受尽刑法的人。

    在韩锐跨进院子的时候,安浩立刻就闭嘴,将军几乎把那些脏事都隔绝在外,不想污掉他小舅子的耳朵,安浩朝着卫景阳眨巴几下眼睛,示意卫景阳千万别说出去,不然他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

    韩锐看着安浩灰溜溜的跑掉,走到卫景阳身边问道:“今天字练的怎么样了,还有半个月就要去学院了。今天皇上提起你来了,后天皇上要去西山行宫举行狩猎活动,皇上让我带上你,你想不想去,若是不想去,我就推掉。”

    就在韩锐询问的时候,卫雪函的丫鬟小青闯了进来,跪在韩锐面前就求救道:“将军少爷请你们救救小姐吧,今天二皇子妃来了陈家,把小姐给带走了,那卫老夫人还送信给将军,说要把小姐嫁给二皇子做侧妃。”

    卫景阳一听到这个,霍然从凳子上站起来,韩锐在听了这个以后,眉头立刻紧紧的皱起。他也没有同卫景阳说话,直接大步离开院子,不管怎样还是先把人给要回来。

    不然事情真的麻烦了,韩锐一点也不希望卫景阳被牵扯到皇子夺嫡中去,若是卫雪函真成了二皇子的侧妃,他和阳阳都不可能置身事外。

    那二皇子表面上谦谦君子,可是私底下却什么都敢玩,韩锐怎么都没有想到卫老夫人居然会把亲孙女送进火坑。也难怪,他和卫景阳把卫老夫人娘家年轻子侄都送进牢房中,如今虽然出来一部分人,却多少都留下心理阴影。加上卫晴的事情,恨他们入骨的卫老夫人真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看来卫老夫人依然记不住打,韩锐不介意让卫侯府从此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