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一秒记住【通河小说网 www.tonghe23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惜听了这句话的卫景阳心情根本没有好起来,他在意的可不是这件事情,现在的他确实弱了一些,但是卫景阳相信,用不了几年他很快就能够强大起来,所以这便宜师傅根本没有安慰到点子上来,而姐姐的婚事却不能耽搁。

    过了好一会儿,卫景阳嘟着嘴垂头丧气的说道:“师傅你身边有没有特别有出息的,你也知道我姐姐长大了,如今我们的地位不尴不尬,想找一门合适的人家实在太难,师傅手里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啊,”

    卫景阳其实真的挺担心,十五岁还没有找到人家订婚,一般京城中的小姐,都是十三四岁就订婚,十六七岁就成婚。现在已经进入下半年了,转眼他姐姐就要十六了,在找不到一个好的,他姐姐会被京中的人笑话。而舅母家也有好几个女孩儿到了出嫁的年龄,真有好的怎么可能轮得到他姐姐,必定是被舅母挑剩下的。

    与其是那些挑剩下的,卫景阳干脆就找韩锐帮忙,韩锐朋友应该有不少,能介绍给他的人必定是知根知底的,比那些从旁边偷偷打听的人必定强多了。

    韩锐在听到卫景阳的话,终于恍然大悟,这小子莫不是想给他牵红线,难怪会在听了后神情沮丧。韩锐伸手揉揉身边少年的脑袋无奈问道:“阳阳你就这么不喜欢我做你师父,若是我真娶了你姐姐,这岂不是乱了辈分,你成了我的小舅子,还怎么当我这徒弟。你刚才这么兴奋,是不是觉得不用做我徒弟很高兴。”

    卫景阳被韩锐戳穿,不过他好歹是现代人,也经历过大风大浪,而且还有异能家内力,那里可能会因为被戳穿而变脸色。

    卫景阳脸不红气不喘的辩解道:“怎么可能,有你这样的师傅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我高兴是因为觉得姐姐和你极为相配啊,郎才女貌,不是我自夸,姐姐在京城的容貌要说第二,还真难以找出第一来。”

    韩锐看着谎话信手拈来的少年,也不去戳穿,无奈笑道:“你姐姐的事情我会记在心上,你以后可不能在随便说你姐姐的事情,不然被外人听到了,有碍你姐姐的名声。”

    卫景阳听到韩锐的保证,心里真的很高兴,他转头就韩锐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欢快的叫道:“谢谢你师傅。”这一声师傅可是出自真心的。卫景阳知道有韩锐既然答应那必定会帮他办好,把姐姐嫁给那些不知根底的人,自然还是韩锐知道根底的人来的好。

    看着少年开心的样子,韩锐不自觉的翘了一下嘴角,心里却已经有些普了。卫雪函今天十五,他手底下有个人非常合适,是他的副手,安阳侯府嫡次子。安阳侯在十多年前就开始没落,情况却和卫侯府不同,卫家是没有能力,而安阳侯府却是因为侯爷战死沙场,嫡长子身体不好,对任何事情都兴趣缺缺,所以安阳侯府很快就沉寂下来。

    只有韩锐知道安阳侯不管嫡子还是嫡次子,这两人都很有些本事,可惜外人瞧不出来,都以为哥哥不喜弟弟,十八岁了还不给弟弟说亲事,事实上却是那小子不知道受了谁的刺激,非常有魄力的说要等成为将军后才会娶亲,如今那小子已经是副将,在建立些军功,封将是迟早的事情。韩锐能够知道这件事情,说白了就是某个弟控总要他多照顾那小子。

    那小子大约还有半个月才能够进京,到时候他带那小子和阳阳的姐姐见上一面,若是两人能成,自然是一桩极好的姻缘。他会找母亲给两人做媒,免得又被一些人给抢走。

    这一天卫景阳的心情都极好,姐姐的事情得到了韩锐的保证,庄子铺子都已经被清理了一遍,那些贪墨了他银子的卫家人通通都被送进衙门,他们还在那些人家中搜出大量的银子,连带着房地契都已经掌在卫景阳的手中。还能有什么事情比手里有银钱,能够当家做主来的痛快,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够拿捏他和姐姐了,卫景阳还准备给他姐姐添嫁妆。

    虽然舅舅已经从卫家拿回属于母亲的嫁妆,但是那些嫁妆已经不全了,很多东西都被拿去变卖了,就算从卫晴的嫁妆中补回来,但是东西到底不是一个档次的。

    当晚卫景阳跟着韩锐吃完饭后,兴致勃勃的跑去韩锐的书房,拿起纸笔开规划着他以后的商业帝国。韩锐手里有不少退伍的老兵,这些人也许不会做生意,但是让他们成立商队却完全没有问题,只要他让管事培训一下,就能够上任,南北货倒卖的价格永远是暴利的。

    还有他脑海中的各种吃食,这些东西都要一样样写下来,虽然卫景阳不承认自己是吃货,但是有些东西却是他离不开的,必须要弄出来,不但可以大打牙祭,还能够赚钱,那实在是非常好的事情。

    酒肆食肆全都要开起来,客栈商队船队都必须要有,只要能够把这些都发展齐全了,那他成为超级富商就指日可待。那种吃一碗倒一碗,没人管天天能够悠闲的生活,就是卫景阳这辈子最大的最求。至于保卫国家什么的,上辈子已经够了,这里又不是祖国,他一点想要保护的心思都没有。

    沉浸在美好未来中的卫景阳并未发现已经有人走近书房,他牙齿咬着毛笔正在认真思考中,卫景阳很清楚古代船队最暴利,但是要拉起一个船队去海外,实在有些复杂,而且他手里的这些银子肯定不够,所以这件船队要待以后在说。

    韩锐看着少年认真的坐在书案前,身子一动不动,悄悄靠近后,韩锐看着纸上那犹如狗爬一般的字,这些字大概只有阳阳能够看的明白是什么,他就认出里面的几个字,完全不知道阳阳写了些什么。

    韩锐的眉头深深的皱起,他知道阳阳在卫家日子不好过,却没有想到卫侯爷连这个都不管,阳阳这一手字拿出去,别说前程,非得被那些老学究们唾骂不可。看来他只教阳阳学武可不好,阳阳才十二岁,就算不能琴棋书画样样行,总要有一种拿的出手才好,免得以后长大了出去交友时没东西可以显摆。

    韩锐看着卫景阳毛笔五个指头一把抓,这可真的拿毛笔的新姿势,难怪字会写的这么有特色。韩瑞伸出手握住少年圆润的手,在卫景阳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韩锐就带着卫景阳龙飞凤舞的写下了卫景阳这三个字,那字大气流畅说不出的好看,那里是卫景阳的狗爬比的了,而且其中还被卫景阳习惯性的加了几个汉字,韩锐能认出来几个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卫景阳呆呆的看着纸业上那三个龙飞凤舞的字,顿时像被人扒了衣服般不满的转头瞪着韩锐怒道:“韩锐你怎么可以这样,有没有礼貌,进门前都不会敲门吗?走路还无声无息,不知道这样会吓死人啊!”说着就把那几张写满字的纸张揉成一团丢在地上。

    韩锐看着瞬间就炸了毛的小家伙,这是恼羞成怒了,会发怒就好,证明小家伙还是会在乎。韩锐伸手揉揉少年的脑袋安抚道:“你拿毛笔的姿势不对,你爹爹以前没有教过你吧,以后由我来教你练字,只要下了功夫,你的字很快就会好起来,就算不能和师傅一般好看,至少也能够让人认出来。”

    卫景阳听到这一句气的:“你、你、你……”最终没有憋出一句话来,他该怎么告诉韩锐他一个现代人,毛笔都没有拿过,怎么可能写的好看,能用这软乎乎的毛笔写下整个字就已经不错了,不能在强求了。

    韩锐也不理会炸毛中的徒弟,抓起小家伙软乎乎的手,纠正小家伙拿毛笔的姿势才开口道:“从今天开始你每天都要练习一个时辰的毛笔字,这不但可以让你练出漂亮的字,也能够让你修心,火气这么大,容易走火入魔。”

    听到韩锐这句话,卫景阳立刻大声叫道:“我每天的时间都很紧,白天锻炼体力练拳,晚上先修炼内力,还有修炼异能,那里有那个时间练字。”

    卫景阳上辈子写的一手极好的钢笔字,那是他花了大量的时间练习的,但是对于毛笔字,卫景阳对于这软乎乎的毛笔真的一点好感都没有,反正他也不常写,最多有空的时候稍微练一下,只要写的不难看就成,用的着每天花两小时练字,这不是浪费时间是什么。

    韩锐看着面前气红了脸的少年,他心里大约明白这小子可能是不愿意读书练字,今天这小子的舅舅提起书院的时候,小家伙就不愿意了,看来是小家伙并不喜欢读书。不过作为作为他韩锐的徒弟,可以读不好书,却不能写不好字,看字如看人,他可不希望阳阳以后被人给瞧扁了。

    韩锐态度强硬的说道:“体能可以放一放,以前是因为你太胖了,现在你只要练拳就可以,多出的时间就练字,你别以为可以偷懒,我会陪着你练习。还有琴棋书画,这些东西就算你不会,也必须了解一些,我会慢慢的讲解给你听,你记得你是卫家嫡子,我会帮你得到爵位,一个将来的侯爷,不能像你爹一样混日子什么都不会,简直就是京城的笑话,你也不希望经常被人说道。”

    卫景阳知道这次韩锐认真起来,他其实也就不太爱毛笔字而已,不过在这古代,一个世家少爷可以读不好书,但是必须写的一手好字,不然写的一□□爬,铁定会被人当典型。

    在韩锐再次确认的时候,卫景阳终于无奈的点点头,他知道韩锐说什么其实都是为了他好,对于一个一心想要对他好的人,卫景阳实在没有办法在拒绝了,不就是练字吗,他练就是,就凭他过目不忘超强的学习能力,还不能把这小小的毛笔字练好。事实上字能不能写好,和过目不忘真没有什么关系,卫景阳很快就能够明白,想要把字练好可比学习内力难多了。

    这个晚上卫景阳站在案几边,身后站着他的师傅,韩锐先在纠正了卫景阳那毛笔的正确姿势后,就握着卫景阳的手给小家伙找手感,让他习惯手腕悬空写字。没有一会儿卫景阳心里就叫苦连天,他的手已经开始酸痛发颤,可是明显不练到半个时辰,韩锐是不会放过他的。

    第二天早上,卫景阳睡晚了,醒来的时候卫景阳揉着手腕,就算后来韩锐有给他按摩过,但是现在他的手腕依然酸痛,那样悬空不着力写字,真的是非常累人,比打架杀人有难度多了。

    卫景阳爬起来后知道韩锐上朝去了,他心情顿时好的很,这立功回来皇上必定会嘉奖,怎么着也要大半天的时间,早上这半个时辰的字就不用练习了。

    叫来丫鬟摆早饭,就在他准备吃开吃的时候,从院子外面走进一个人,对于这个总是用一副探究的眼光看人的季杰,卫景阳实在讨厌的很,夹起一块糕点手一抖,糕点落在石桌上,卫景阳知道这是昨天练字练狠了。

    季杰在卫景阳对面石凳上坐下后笑着道:“阳阳这是怎么了,怎么连筷子都拿不稳,手别抖,你这样还怎么拿剑拿刀,又如何跟着将军学武。”

    卫景阳白了季杰一眼,这人和韩锐说的一样,嘴巴讨厌的很,卫景阳哼了一声道:“拿不稳也不需要你操心,有事快说有屁快放,别碍着本少爷吃饭。”

    季杰看着卫景阳炸毛的样子实在很有趣,难怪将军会喜欢逗这小子,连他都忍不住喜欢逗上一两句。不过季杰也不敢过了,要不然这毛孩子跑到将军那里告状,倒霉的肯定会是他,将军根本就不知道他对这小子到底有多在意。

    季杰低咳一声道:“好了不跟你贫了,将军今天上朝去了,你等下去练拳,练玩拳后回来练字,将军说了你可以偷懒不练拳,但是练字是必须的,而且让我在边上监督,若是你不练足半个时辰,晚上将军会亲自陪着你练。还有一件事,将军说下午带你去见师祖,让你准备一下。好了,你先慢慢吃饭,我就不打扰你了。记得等下练字的时候叫我,不然没我盯着,你练了也是白练。”

    看着拿走他一块糕点悠闲离开的季杰,卫景阳瞪着满桌子的早点顿时一点胃口也无,用的着这样吗?用的着吗,都去上朝了,居然还怕人盯着他。不就是练字吗!他卫景阳什么苦没有吃过,他还非就得练出个样子给韩锐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