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一秒记住【通河小说网 www.tonghe23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卫景阳和魅影打了个平手,不过卫景阳稍微比魅影厉害了一点点,把魅影脸上的人皮面具给扯下来,可把魅影给气的,魅影是魔影宫的宫主,算是江湖上亦正亦邪的存在,不过魔影宫一直很神秘,宫中就只有十多个人都是隐士,江湖中人根本找不到魔影宫。

    卫景阳指着对方的脸,这家伙原来长的这么妖孽,难怪要带着人皮面具,他就说那平阳侯怎么可能爱上个普通人,果然长的够好看。

    魅影瞪了卫景阳一眼道:“赶紧还给我,你使得什么妖法,害的我走神了,若不然你不是我的对手。”魅影有些不服气的说道,就在刚才他莫名其妙的一愣神,结果脸上的人皮面具就被卫景阳给扯掉了,这小子武功精进实在太快。才这么点时间就已经突破了一层,果然前途不可限量,不过那武功实在怪异,也不像他们教的控魂,毕竟那需要对视才行,他刚才可没有盯着卫景阳的眼睛瞧。

    卫景阳笑道:“我能用什么妖法,你要知道我学的可是名门正派,也不会什么妖法,肯定是你刚才慌神了,是不是昨晚被平阳侯做太多了,精力不续了。”

    魅影听到卫景阳的话后,募得脸上一红,接着夺回人皮面具就跑,显然是魅影感觉丢脸了,也可能是恼羞成怒找平阳侯算账去了。

    卫景阳几个起落回到院子,就看到韩锐正在瞧着他家小外甥女,韩锐听到响动就知道卫景阳回来了,笑着开口道:“怎么和魅影打起来了,没有受伤吧。”

    卫景阳听到师兄的话后立刻反驳道:“我哪有这么容易受伤了,何况我也不见的比魅影弱多少,我刚才还抓了他的人皮面具,这家伙长的真好看,难怪平阳侯只爱蓝颜不爱红颜。”

    韩锐拿卫景阳没有办法,伸手揉揉身边青年的脑袋笑着说道:“我这不也被你的美色所迷,爱蓝颜不爱红颜那是天生的。”

    卫景阳哼了一声道:“师兄话可不能这样说,你爱我的美色,想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应该还记得,就我那副尊荣,你居然还能够喜欢我,真是太神奇了。师兄老实告诉我,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是不是就对我一见钟情了,你可真重口味。”

    韩锐被卫景阳逗笑了,却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就是对你特别上心,看着你一天天瘦下来,变得可爱开朗,心里高兴。后来去了战场,一战就是好几年,每天都有想你,那时候我应该就已经喜欢上你这小子了,就想着等你长大了,我就娶了你。”

    安浩低咳一声道:“那什么,你们赶了这么多天路要不要休息一下,等晚上给你们接风。”在让两人说下去,他牙齿都要酸倒了,没有想到将军居然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表情这么柔和,真是不可思议,几乎和他哥有的一比,平日里都挺严肃的人,一说到爱人神奇立刻变得温柔,他哥还说的过去,将军那张万年冰山,实在变化有些大了,他有些接受无能。

    卫景阳这时候正高兴,那里需要休息立刻开口道:“不用我们没有那么赶不累,我在陪陪小外甥女。”

    韩锐听到后笑道:“阳阳这孩子长的可像你了,喜欢吗?若是你喜欢,安浩你把这孩子过继给我们怎么样,你也看到了,我们两个大男人生不下孩子。”

    魅影这时候从新带回人皮面具过来,他就怕小叔子和弟妹架不住韩锐和卫景阳,把他预定的女儿给卖掉,所以立刻赶过来,果然就听到有人想要挖他墙角。魅影立刻道:“你少来,孩子我已经预定了,没有你们什么事情。韩锐你要孩子,问你哥过继去,这可是我们安家子孙,没你韩家什么事情。”

    卫景阳听到魅影的话立刻反驳道:“女娃又不能继承爵位,你们就算要从我姐姐那里过继孩子,也该是男孩子才对。反正我不管,这孩子必须叫我师傅,做我徒弟不然我就把孩子带走,看看我们谁厉害,你敢欺负我,师兄咱们两个一起揍扁他。”

    当卫景阳开始不讲理的时候,魅影还真拿卫景阳没有办法,主要是他和卫景阳武功差不多,边上的韩锐武功比他强上很多,他身边虽然带有影卫,却不见得是韩锐的对手。加上他们又没有死仇,何况卫景阳有一句话说的很对,安成就算要过继孩子,也必须是男孩,女孩子不能继承爵位。

    就在魅影皱眉的时候,卫雪函终于爆发的怒斥道:“这丫头是我女儿,你们谁也别打她的注意,要当师父可以,想要当女儿不行。”

    卫景阳和魅影被卫雪函这一呵斥,两人终于消停了,卫景阳这时候也想到了,虽然他很想把这孩子过继到名下,但是若他想给这孩子和韩锐哥哥家的小家伙牵红线,那孩子可就不能叫他爹了,所以当师父也可以,这样他和韩锐就可以有一个他姐姐血脉和韩锐哥哥血脉的孩子,也能算是流着他们血液的子孙。

    卫景阳不知道韩锐会不会遗憾,他倒是无所谓,毕竟上辈子他都没有想要留下孩子,不然也不会单身这么久,因为没有找到喜欢的人。这辈子就更加不用说了,喜欢了师兄后他就没有想过要孩子。但是古代人吗,总归身边需要个孩子,不然总会被人戳脊梁骨,所以卫景阳还是想让他家师兄膝下有个子孙。

    在卫雪函的呵斥下,两人都知道没戏了,魅影失望的去找平阳王求安慰去了,韩锐带着卫景阳去休息,卫雪函抱着女儿,终于松口气世界清静了,女儿太可爱根骨太好,被小舅舅和大伯母盯上也不是件好事,卫雪函还是希望女儿能够平安喜乐,将来找个和她夫君那般,只用心喜欢妻子一个的男人,不用什么争霸武林成为侠女什么的。

    韩锐和卫景阳沐浴后相拥靠坐在床上,韩锐对卫景阳说道:“阳阳你想不想要孩子。”他在看到那小女娃的时候也很喜欢,因为那孩子长的像景阳,但是看着卫景阳和魅影闹起来,韩锐的心里却有些难受,因为他的原因,让阳阳无法在娶妻生子,这是他一辈子都欠阳阳的。

    卫景阳听到韩锐的话后立刻摇头道:“不想,我有师兄一个就够了,才不想要养个孩子呢。不过我想给师兄留一个子嗣,若是小丫头可以和你哥哥的孩子结亲,到时候那孩子不就留着我们两人的血脉,给你当孙子正好。”

    卫景阳有这个考虑其实也有原因,主要是韩家男人都是情种,瑞王爷身边别说侧妃,连个侍妾都没有。韩家三兄弟也是一样,师兄就爱他一个,还爱惨了。卫景阳早就知道师兄如今根本无意在上面,不是不想,只是舍不得他吃那份苦罢啦,他自然是感动的。而大哥二哥除了正妻也没有什么侍妾,连外面的红颜知己都没有。所以姐姐的孩子若是能和韩家结亲,又有自己在傍边照顾,自然不会吃任何一点苦。

    在这个古代,女人出嫁若是得不到夫君宠爱,更有甚者宠妾灭妻,日子实在难过,韩锐家风好,绝对不会出这样的事情,所以能够从小时候培养他们的感情,青梅竹马就更好。这也是卫景阳准备只收小丫头当徒弟的原因,不然小丫头成了和他师兄的孩子,那还怎么嫁给师兄的侄子。

    韩锐揉揉卫景阳的脑袋道:“阳阳师兄照顾你一个就够了,不想多出个孩子,也没有那份精力。不过你说的到也不是不可行,现在小丫头还太小,等她长大些七八岁的时候我们带她去京城,看看她和我那几个侄子合不合眼缘,若是能够对上,咱们就肥水不流外人田,我那几个侄子我倒也放心,就是不知道大哥的孩子是什么个性格。”

    卫景阳转头亲了亲韩锐的下巴道:“得了,你大嫂肚子里是男是女还不知道呢,你急什么,倒是你二哥家的两个小崽子,瞧着都不错。这事用不着咱们操心,我会和姐提一下,怎么也得和你说的一样,等过个七八年在说。”

    韩锐见卫景阳想开了,也就不在担心,他就怕卫景阳钻了牛角尖,非得把小女娃娃给带回去。他也不是不愿意帮忙照顾那孩子,但是他和阳阳在一起才多久,并不想这么快就有个孩子夹在他们中间,若是阳阳真想要个孩子带在身边,那也得等过个十几年后在说。

    卫景阳在边疆陪着卫雪函母子大半年,当韩锐大哥寄信过来让弟弟帮忙驻守边关,让他可以照顾媳妇和孩子,韩锐的大哥极少求弟弟帮忙,这回整个忙自然是要帮的。卫景阳收拾行李和小外甥女依依惜别后才离开。这时候小丫头正是可爱的时候,整个人透着股奶香味,白白胖胖可爱的不行,不管是一个动作还是一个笑声,都能引人爱心爆发。

    时间一年年过去,韩锐和卫景阳的感情一直很好,在韩锐替大哥驻守边关期间,京城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动。首先是二皇子因为夺权无望,铤而走险,可惜没有成功,被关人宗人府一辈子没有自由。卫侯府也受到牵连,全家发配边关,就在北疆边上,卫雪函还为此写信过来询问弟弟,要不要稍稍照顾一下卫侯爷。

    卫景阳直接写信给他姐姐,这可是被皇上发配的,她一个外嫁的女子,卫家早已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若是帮助了卫家,就牵连到二皇子那边,平阳侯府虽然远在边关,若是被打上二皇子的标示,以后还能得到新皇的信任,会不会被新皇猜忌。

    当卫雪函在看到这份信后,直接把那求上平阳侯府的仆人打发了出去,当年父亲不慈,如今又怎么让她这个女儿孝顺。哪怕当年父亲多关心她和弟弟一些,她也不会总被妹妹和二弟欺压,日子过的极苦,弟弟被养成废物,好在弟弟争气,给他们两个争出了一条活路,她又怎么可能会为了卫府那几个冒险搭上平阳侯府,这可是她们母女以后的依靠,何况她如今又有了孩子,不久的将来说不定就要有儿子了,这么幸福的生活,卫雪函曾经只能在梦中想想,她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破坏的。

    一匹宝马站在边疆高高的山岗上,韩锐坐在卫景阳身后,双手搂住靠着他怀里的爱人,两人静静的看着夕阳余晖。十多年来,他们的感情如一日,只增不减少。

    韩锐一直都很宠爱卫景阳,在他眼里这是他的师弟,从来都一个需要他照顾,需要他宠爱的小师弟。如今韩锐的武功更加精深,卫景阳也没有落后,韩锐依然犹如二十岁的青年一般,岁月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只不过让他更加的成熟稳重,增加无数魅力。

    卫景阳依然是水嫩青年一枚,他如今的精神力到了八级,若是修炼到九级,就是大圆满状态,甚至卫景阳隐隐有种感觉,若是他能够突破九级就能够回去现代瞧瞧。不过如今在这个世界,有深爱他的人,也有他深爱的人,还有亲人,卫景阳早已不在回忆上辈子,这辈子的幸福才要牢牢抓住。

    有时候卫景阳也会想,他上辈子怎么就没有遇到个心动的人,也许当初从不动心只是为了寻找师兄,要不然为什么他会在突破九级的时候死亡,又为什么偏偏会来到这个世界,卫景阳思考了很久,他肯定就是为师兄而来。

    察觉到耳后的温暖,卫景阳转身,就看到师兄温柔注视他的眼神,张嘴咬上那想要开口的唇。韩锐察觉到师弟现在心情相当不错,配合的张开嘴,任由青年在他嘴里肆虐。卫景阳一边品尝甘露,一边眯着眼睛想着他这辈子还很长,他和师兄还可以在一起很久很久,没有什么能比这种感觉更幸福了……